公告內容

發佈人:文宣部主任/羅德水 公告日期:97/10/28 點閱人數:2932
主題
退撫基金與成立主權基金之關係剖析
內容

葉俊佃(全教會福利部主任)

近來全球金融市場秩序大亂,股市大跌,投資人信心潰散,世界各國動用國家力量介入維護金融市場『秩序』的鑿痕日深,我國也在此氛圍下,由蕭副總統提出成立『國家主權基金』的看法,旋即引起正反兩方不同意見之表述,連金融首長於第一時間內亦有不同之見解,歧異之大,可見一斑。
何謂國家主權基金、用途為何、與退撫基金之關聯、對教師的權益影響為何、以及吾人該抱持何種思維,概略說明如下,提供參考。

一、何謂國家主權基金

國家主權基金亦稱『主權財富基金』,根據 IMF ( 國際貨幣基金 ) 的定義,主權基金是政府為了長期目的握持外匯資產所創設及擁有之特殊的投資基金。如果依美國財政部的定義,主權基金是指政府所投資的外匯資產,而且這些資產的管理者是獨立在貨幣當局的官方準備之外。

事實上,因為沒有一個學術性的統一定義,解釋主權基金的說法五花八門,但原則上不脫

1. 錢是國家的,精準點說,是全體人民的,不管它是由認定的外匯存底轉為主權基金,還是以發行政府公債的方式取得國民的資金,還是其他的名義得到的資金
2. 設立的目的是為了中長期的投資報酬收益,美化點的說法,是由國家出面,幫人民的錢滾錢,在增進全體人民未來的福祉,但如果不幸沒增進到福址,那人民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尤有甚者,搞不好連人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錢被政府拿去『增進全民福祉』
3. 投資範圍不限國內外,商品種類也非常廣泛

簡言之,政府自己當起莊家,直接拿全體民眾的錢在世界各地 ( 包括國內 ),從事各種資本市場跟貨幣市場的遊戲,這筆錢就叫主權基金。

二、台灣 VS 主權基金

台灣雖沒主權基金之名,但藉著各種界定的標準,看來卻早有主權基金之實,用外匯看,排得上前5名,用國安基金看,有幾千億可用,國發基金,也差不多是這個數,用四大基金 ( 郵政、退撫、勞保、勞退 ) 看,又是一番光景。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不論是哪一國的主權基金,都不是因為要護盤才來成立的,也不是為了解決流動性的問題才來誕生的,更不是因為經濟情勢差到火燒屁股了才來說要設立,美國有8500億的紓困方案,英國也表示要丟一筆錢來救經濟,但市場上就沒人說這兩筆龐大的金額叫主權基金,倒是俄羅斯願意拉冰島一把,這背後的錢,被很多人質疑是要藉經濟之名,行政治之實,這就是主權基金,但現在國內對主權基金的討論,幾乎都是圍著護盤跟解決流動性在打轉,讓人感覺錯亂。

主權基金可以在危機時入市,但它的前提應該是經過專業投資評估後的結果,換句話說,現在國內在討論的主權基金,充其量只是一直在放大彰顯真正的主權基金的其中一個功能,投資國內資本市場 ( 就是護盤 ),並且看來已經因為政府拋出議題的時間點,護盤被導引成這就是主權基金的全部。

三、主權基金 VS 退撫基金

退撫基金是否會變成主權基金的一部份,其實並不怎麼重要,因為根據一些國外媒體的報導,引用IMF(國際貨幣基金)的定義,主權基金第五類:退休儲備基金,已把退撫基金歸納是台灣的主權基金成份之一,這是依據主權基金運作的定義及狀態來判定的,新加坡的公積金也是確定給付制,但公積金也是新加坡的主權基金組成之一。

所以,就算自我的認知跟期望,都不希望退撫基金被納入主權基金,被拿來消耗在深不見底的金融大洞中,但此點顯然並不全然操之在我,當政府要挑選對其有利的定義來界定主權基金時,退撫基金將會無可避免的成為當然組成之一。

因此,主權基金之於退撫基金,只是個換湯不換藥的議題!

應該關注的是政府在這樣的議題上拉東扯西,不著邊際。

四大基金合在一起,加個國安基金,如果就合稱『主權基金』,從此就能天下無敵了嗎?還是一樣萎靡不振?

合在一起,不管是 5 派人馬共同操作,還是一組人馬總攬大局,意思是一樣的,因為操作的思維並沒有改變,大家每天想的都是護盤,每個都是政府的工具,在彭淮南的阻擋下,還好保住了外匯存底,但也正因為外匯存底沒有攪進來,所以更突顯了成立主權基金的必要性問題。

看到底,現階段政府成立主權基金,拿到國外到處投資的機會接近於零,換句話說,錢還是在國內用,買股票,買公司債,一切作為不過就是為了護盤,但國內能拿來護盤的錢就是在四大基金和國安基金手中,幹嘛再弄個名稱把大家兜起來,真是脫褲子放屁最好的例子。

四、主權基金的深層思考

『主權基金』這個議題最大的問題,是政府急了,等不到央行貨幣政策的效應,中藥慢調等不及,只想直接吞特效藥,看能不能把奄奄一息的經濟櫥窗 -- 股市,馬上拉上9000點,想用護盤的方式去解決流動性的問題,這才是危機所在。

護盤跟流動性不足是兩碼事,以前的護盤會有效,是因為市場本身的流動性還夠,信心只是受挫,沒崩盤,因為總是單一區域出事,散戶只是怕,希望有人帶頭衝,國內外法人一樣錢進錢出的玩得不亦樂乎,所以政府只要找標的點火就行了。

現在之所以護了沒用,是因為全球都垮了,連以前最愛玩搬錢遊戲的法人自己都倒掉一堆,剩下的法人都趕著逃命,大角色都掛了,散戶這種小角色怎能不逃,於是要賣的人遠多於要買的人,賣出的金額遠高於買入的金額,政府憑幾千億,當然怎麼買都無法扭轉跌的趨勢,錢一丟就是套牢,又只能進不能出,買入的標的無法有效充分的流動,而且買入的動作也違背專業考量,這不只造成基金的投資標的帳上價值快速縮水,現金的規模也快速縮水,偏偏常態性要支付的不能不給,等沒現金了,又只能賠錢變現,如此惡性循環下去,造成救火的基金全都破產年限提前,什麼退休生活的保障都變成空話,這才是重點。

這一次的全球金融災難,預期3~5年才能復原的大有人在,四大基金有多少錢可以護,不管基金的規模多大,變現性永遠都應該是四大基金要考量的重點,買了一堆沒辦法變現,試想難到要發股票給領退休年金的人嗎?當然不可能,政府這筆要給百姓安渡退休的錢不能不給,怎麼辦,提高提撥率嗎,市況這麼不好,物價飛漲唯薪水沒漲,還要從民眾口袋掏錢,誰敢冒這大不諱;降低所得替代率嗎,就算能多拖個幾年,意義也不大;要求投資積效嗎?算了吧,市場上每尊金剛羅漢都變成泥菩薩,不用過河,光天降大雨就化掉一堆了。

發行公債吧,扛著政府的老臉國內外到處借錢,債台高築,禍延子孫,像美國的國債鐘都破表了,如果接下來世界上除了冰島、阿根廷外還陸續有國家會破產,這個金融海嘯再拖久一點,美國應該有機會排上。

五、主權基金 VS 教師會

在主權基金這個議題上,對全教會而言,可視其為退撫基金議題的延續,而非新的議題,之前會內這邊對退撫基金,做了多少的批評,把它放大到主權基金,通通都適用,整體來說

1. 對成立主權基金不是贊成反對的問題,反對的是搞半天的結果是拿來護盤,而且這是件脫褲子放屁的事
2. 如果主權基金只是把原本存在運作的 5 個抓來變成一個,一樣發揮不了什麼功能,因為各組成基金撇開績效不說,每個都有特定的服務族群,不同的費率規定,再怎樣也不可能全部和在一起,還不是要各玩各的,擺在一起爛

教師會的立場反對主權基金,但絕不是因為退撫基金納入主權基金後會變怎樣而反對,也不是因為確定給付制在納入主權基金後會變怎樣而反對,而是反對不應該再去弄一個虛假的議題,反對去弄一個疊床架屋的議題,反對弄一個會讓人充滿期待,但事實上並不是這麼回事的議題,反對已經擺在眼前爛的問題不去解決,還想弄一攤更爛的,反對只有短視,沒有前瞻想法的政策,反對弄一個全民皆會受害的特效藥,反對弄一個可能加速拖垮國家的議題,反對政府老想把自己當做是會創造奇績的神,卻忘了自己也是個人!

該順勢引導的是,退撫基金是否也踩到了地雷,是否曾有許多人本於專業建議,卻被政治指導晾在一旁,是否該檢討現行的組織及運作,是否該藉此次的危機找到可長可久的轉機。

六、總結
目前來看,國內對是否要做主權基金的爭議仍大,也不會在短期內蹦出來,但要是狀況一直惡化,政府真要蠻幹、做了再說,那也沒人擋得住,所以現階段是否要對一個意見分歧的爭議性議題做強烈反應,似乎有討論的空間,但立場性的東西做些陳述與表達,應該是有必要的。

在這個議題上,學有專精的專家學者有他們的想法,政黨政府有它們的權謀計算,但身為一個小老百姓,一個退休老本得看政府臉色的教職人員來說,對這樣的議題,是該給予持續的關心。
相關附件一
下載「退撫基金與成立主權基金之關係剖析.doc」


回網站首頁   回此公告首頁